“跑马圈地”结束 ofo和摩拜两巨头格局大功告成

来源:网络整理作者:采集侠时间:2017-09-20

  (记者 银昕)“对单车问题的管理可以有很多办法,不外乎经济和法律手段,但这几个市政府选择了最省事儿的行政手段,有‘一刀切’之嫌。”在北上广深和部分二线城市管理部门相继叫停共享单车新车投放后,一位业内人士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如是说。

  9月7日,继上海、广州、深圳和武汉等地之后,北京也加入了对共享单车“刹车”的行列。北京市交通委在其官方微博账号上宣布,暂停在北京市新增投放共享自行车。

“跑马圈地”结束 ofo和摩拜两巨头格局大功告成

  9月9日,现场堆积如山的共享单车。近半年来,位于昆明市盘龙区的闲置荒地里堆放了大量的共享单车,数量已超万辆。中新社记者 李进红 摄

  9月15日,北京市交通委发布《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(试行)》,鼓励共享自行车规范发展,实施总量调控、动态平衡,对共享自行车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企业无序投放、承租人无序停放、押金缺少监管、集中停放区车位不足、承租人侵占藏匿、破坏车辆等问题开出富有针对性的药方。

  摩拜单车对此回应称:“对北京市交通委提出的加强共享单车管理、维护市容市貌的举措表示积极拥护和全力支持。”ofo同样表示:“小黄车立即做出安排和部署,严格执行不新增投放车辆的要求。”

  北京飞马旅发起人郭昕对此评论说,作为头部的两家公司,ofo和摩拜当然鼎力欢迎这一禁令,但排在之后的小蓝、小鸣和优拜等品牌,今后不能再以“跑马圈地”的方式继续向前进击,“对他们而言比赛基本结束了。”

  共享单车或重演当年出租车行业成长史

  先允许“野蛮生长”,再关上闸门的做法,北京市上世纪90年代的出租车市场就曾出现过。

  上世纪90年代初期,为达到“一招手便有5辆出租车”的目标,北京市降低出租车准入门槛,符合基本条件的集体所有制企业和个体户均获准进入出租车市场。根据北京市交管局统计,北京市1990年仅有4500辆出租车, 1994年已超过6万辆。

  “关掉闸门”的动作随即展开,北京市于1993年3月提出停止批准新企业进入出租车行业,并开始对总量进行控制。目前运营状态的北京市出租车总量基本稳定在6.6万辆左右,与1994年时相比没有明显增加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当年出租车市场很快进入总量调控阶段,此次共享单车的调整,是否可以遵循当年以夏利、富康换掉“面的”的方式,以新车换旧车?

  某单车品牌负责人对此十分乐观,他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目前北上广深等地发布的文件表述均为“暂停”,只是政府方面应急性的做法,因为大量单车占用公共道路已经影响了交通秩序,若未来单车公司“以新换旧”或“旧车维修”,肯定会被允许。郭昕则认为,为快速占领市场,一些单车公司早期投放的大量机械锁车辆并没有定位功能,现已无法找回,若废弃车辆被公司找回并更新智能锁,打着“维修后投入市场”的名义,实际上却提供了“增量”,类似情况如何处理成为难题。“这就要求监管方在‘以新换旧’和‘旧车维修’两个入口进行严格监管,避免继续涌入新车。”

  “禁投令”之后,行业洗牌

  业内人士人士称,运营维护旧车的成本高于投放新车的成本。以杭州为例,该市共有8万多辆公共自行车,平均每辆车运营维护成本约为1000元,高于购买一辆新车(平均约740元)的成本。新车投放被叫停,单车公司不能再考虑“增量”,而专注研究如何经营“存量”。

  一位摩拜单车的内部人士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“存量”是企业必须要承担的责任,和是否叫停投放新车没有关系。“摩拜从一开始就考虑到了后续的问题,比如智能锁可以定位、定期监测和维修并回收等,根据我们的测算,在投放量达到一定数字后,这些前期的布局将大大降低后期运维成本。”该内部人士认为,市场发展早期,投放新车肯定比运营旧车便宜,但目前的发展阶段则未必,还得看企业前期的布局和模式的选择是否可持续,而不在于一纸不得投放新车的行政命令。

  与之相比,之前曾短暂进入武汉后又撤出的骑呗单车就没那么幸运。据悉,该公司撤出后,武汉地区投放的几千辆单车处于完全无人管理的状态。“如果骑呗不公开声明放弃这些资产,当地市政部门也不好直接回收。但这些车长期占有公共道路,实质上已成了‘城市垃圾’。”上述业内人士说。

  单车市场垄断好,还是竞争好

  • 此文只为资讯分享,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。
  •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,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  •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。
文章评论
本站评论功能暂时关闭,请网友到我们论坛交流,谢谢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