揭秘服刑人员日记:大墙里到底是啥样?

来源:网络整理作者:采集侠时间:2017-03-03

  原标题:[揭秘]服刑人员日记:大墙里到底是啥样?

  长安君:对于很多小伙伴们来说,无论看守所还是监狱,都是一个陌生且遥远的存在,所以会有人凭借臆断、猜想和影视剧中的影像来拼凑出一个扭曲的“虚拟情境”,甚至会用“酷刑”“冷血”“黑暗”“残暴”等一系列词语来贴标签……那真实情况是什么样子呢?今天,有一个服刑人员,带来了他自己的内心独白,一起看看吧!

  他叫大潘(化名),是云南省小龙潭监狱第三分监狱的一名服刑人员,2009年因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。于2009年11月入监服刑,期间表现良好,多次获得减刑。大潘平时有个习惯,就是写日记。这个习惯伴随着他度过了7年多的改造生活。在这十多本的日记里,我们看到的有迷茫、有痛苦,但更多的是一种希望,及对新生的向往。

揭秘服刑人员日记:大墙里到底是啥样?

  2010年1月13日  

  今天朱警官告诉我,明天是我在集训监区的最后一天,说是考核完了以后就要分流到其他监区。到监狱三个月了,也该想想今后怎么过。

  朱警官是集训监区的副监区长,第一次见他的时候,是在入监第一天。那时他非常凶,说话声音很大,而且还会发火、骂人!我觉得很恐慌……但是几个月相处下来发现,其实朱警官为人严厉,但他的话还是有道理的,会骂人可不随便骂人,也不会偏袒哪个,我觉得他还是公正的。

  我最佩服他的一点是,监区的每一位同改的情况他都能清楚晓得,是负责、敬业还是太认死理?我也搞不懂。有些时候我觉得,如果自己在外面也能像他这样对待事情,又会是什么结果,是不是就不会发生悲剧了呢?

  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,新的监区……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人,什么样的事……

  2013年9月19日 

  这个中秋节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今天是监区的亲情帮教,当王警官扶着母亲走进监区餐厅的时候,我告诉自己不能当着母亲的面哭。王警官搀扶着母亲走到我的面前,我赶紧扶母亲坐下。我拿起桌上的橘子剥了递给母亲,虽然心里有很多话想说,但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,我不敢看母亲的眼睛。

  本来现在应该孝顺母亲的,却让65岁的她来监狱看我。王警官可能看出了我的紧张,他告诉母亲,我最近的表现很好。我用余光看见我亲笑着点点头,还说感谢警官对我的教育。我心里面知道,自己真的没有王警官说的那么好……但是我会更加努力的!

  王警官还说法律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,也希望家人能给我一次重生的机会,只有这样社会才能给我重生的机会。我和母亲说了很多话,她前两天检查身体,各方面都挺好的,我也就放心了。

  希望母亲健康长寿,毕竟我只有她一个亲人,等我回家。

揭秘服刑人员日记:大墙里到底是啥样?

  2013年12月26日 

  我们迁到宽敞、现代、明亮的新监舍楼房,这里电脑房、健身房、娱乐室、图书室样样都有。每个监舍还有一台高清超薄液晶电视,还可以从电视上点播教学视频,教汉语拼音的都有。

  我还听警官说,新教学楼马上就要启用了,监狱为让我们回归社会后可以一技之长,不走回头路,又开设了各种技能学习班,通过考试达标后,还能得到国家承认的资格证书。我要好好想想学点啥,不然像我这种人,没有技术以后出去恐怕又得走回头路。监区警官给了我很多建议,我一定要认真想想。

揭秘服刑人员日记:大墙里到底是啥样?

  2014年7月11日 

  今天在教学楼上课,突然胃疼。我心里想这肯定是胃炎又犯了,于是举手跟正上课的警官反应情况。他用对讲机又叫了两个警官过来,带我去监狱医院检查。医院的警察医生问我有没有病史,我老实说了有吸毒史。警察医生说,还是得调理肠胃,开了一些药给我。

  送我去医院的警官帮我拿完药后又把送我回监区。路上警官说,“你中午还是吃点稀饭吧!”我说好。因为我确实也吃不下饭。警官又问我,“今天中午吃炒肉,要不要也打一份?”我因为实在吃不下,还是要求喝稀饭。吃完东西以后,警官把药拿给我吃,还跟我说,胃炎真得好好调理,因为他也有胃炎。

揭秘服刑人员日记:大墙里到底是啥样?

  2015年5月6日 

  • 此文只为资讯分享,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。
  •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,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  •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。
文章评论
本站评论功能暂时关闭,请网友到我们论坛交流,谢谢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