彭山最严家规:祠堂设椿凳 不孝敬父母要打屁股

来源:网络整理作者:采集侠时间:2017-03-03

彭山最严家规:祠堂设椿凳 不孝敬父母要打屁股

刘家用来惩戒不孝子女的椿凳。

彭山最严家规:祠堂设椿凳 不孝敬父母要打屁股

彭山县令给刘氏宗祖颁发的匾额。

小时候,总有那么一些熊孩子,不听爸爸妈妈的话,最后被打屁股。长大了,还是不听爸爸妈妈的话,甚至不孝敬父母,还会不会遭打屁股?会!不仅打,还要打给全村看!

千古孝文《陈情表》作者李密的家乡彭山,就有这样严厉的宗族仪式。2月26日,彭山区武阳镇泥湾村刘家祠堂,村支书刘壮,抬起一根椿凳,向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讲述了这样的“刘氏家规”:清明时节,众目睽睽;趴上椿凳,竹片打臀;长辈监督,晚辈执行;全村警示,不敢再犯。

有惩

祭祖祠堂设椿凳 专打“不忠不孝”

彭山泥湾村,家族“聚居村”,过去村里95%以上的居民都姓刘,又叫刘家大院。

刘壮介绍,刘氏一脉,发源于广东兴灵县,入川先祖刘源发为避灾害来到四川,靠弹棉花谋生发家。后又发展起烤酒、酒曲等产业,逐步兴旺。因为看到彭山武阳风水很好,便兴资在此,建立了刘氏祠堂。后人又在祠堂周围繁衍,逐步变成今天的刘家大院。

走进祠堂前厅,一根黑板凳就放在一旁。“这叫椿凳,专门用来惩罚不忠不孝子女。”刘壮一量,椿凳宽约50厘米,长约两米。

刘家后人、65岁的刘文华回忆,新中国成立后,已经不再有人在椿凳上挨打了,但从小就听长辈讲过清明节不孝子女被打屁股的故事。“过去,家里出了不忠不孝的后人,可以到族长处反映,族长实地调查核实清楚后,确定打板子的数量。一般都是20下,严重的会更多。”刘文华说,比起身体痛,脸面和内心才是更大的惩罚。

“斑竹做的竹片,宽两寸,长一米八。打的时候要脱裤子。”刘文华说,更丢人的是,打人的时候,乡邻都在场。“执行家规的,不是族长,也不是长辈,而是晚辈。比如我是‘献’字辈,下一辈是‘雪’字辈。我要是对父母不好,就由‘雪’字辈的晚辈来打我。”

“新中国成立后,基本没得人挨过打了,但是这根椿凳就摆在那儿,起警示作用。”刘文华说,“对我而言,对父母,从来孝敬有加,不敢不敬。”

有奖

孝顺父母或考上大学 族人出钱奖励

光打屁股也不行,好孩子要哄,要给糖吃。“每两年,会评选一次孝顺子女,每人给予1000—2000元的奖励。”刘壮说。

泥湾村1组的高平是远近闻名的孝子。他的父亲、61岁的高才良在三年前患病,由于克隆恩伴肠穿孔,加上股骨头缺血性坏死,体重120斤的高良才,一度瘦得只有80斤,卧床不起,生活不能自理。“肚子痛,不消化,没法站立,特别是高昂的医药费,让爸爸坚持不了了。”高平清晰地记得,2015年,病情最重时,父亲平静地对自己说:“放弃算了,我已经没得意思了。”

但高平和家人坚决反对。在彭山城区打工的高平一边挣钱,一边带着父亲到成都求医。每天晚上,他和妻子都要回到刘家大院,和父母在一起。三年多来,天天如此,虽然一度欠债10多万,但高平一直鼓励父亲:“爸爸只有一个,钱没得了我可以挣。”

在高平的照顾下,高才良身体逐步恢复,去年开始,体重稳步回升。“现在身体好多了,体重回到了120斤,可以自己走出家门,和邻居打牌。”高平说,“在我很小的时候,我的爷爷摔伤后卧床不起。爸爸妈妈照顾爷爷很多年,端屎端尿,喂饭穿衣。从来没有抱怨过。爸爸妈妈以身示范,从小影响了我。我孝敬他们是应该的。”

高平也把这种正能量带给了邻里,他的事迹挂在了村里的宣传栏上。

“对于这种大家都认可的孝子,邻里推荐后,我们有个议事会进行表决。通过后,就会表扬发奖金,鼓励继续发扬!”刘壮说。

不光是孝子,去年刘氏家族的清明会上,大家还达成一致,刘氏宗亲后裔如评为烈士、劳模等,高考获得当地状元,也会由族长召集开会表彰,额度为2000—6000元。

有传承

三任县令赐匾 后人总结提炼家规

刘壮介绍,2016年,结合家族文化和农村精神文明建设,刘家大院以院落美景、田园风光、风俗节庆表演等为主线,对刘氏祠堂核心景区4000平方米88户民居进行了风貌改造。88户居民家门口,“勤奋忠厚”四个字,清晰可见。

喜欢这篇文章的人还喜欢

    • 此文只为资讯分享,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。
    •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,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    •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。
    文章评论
    本站评论功能暂时关闭,请网友到我们论坛交流,谢谢支持!